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泰国网,泰国华人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Sign in with facebook

Connect with friends.

查看: 606|回复: 0

不能再靠技术吃饭的移民,现在还好吗?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0:28
  • 签到天数: 289 天

    [LV.8]II

    查看他的品牌

    发表于 2017-2-11 10:2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加拿大华人 邓思杰


    上世纪90年代以降,近20年间,国内的技术移民,如过江之卿来到新大陆。泊岸之后,大多数技术移民,用生活经历领教了一句良言,“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移民路上,我看到了另一个西方社会


    时光流逝,移民生活如潮起汐落,那些能重回本专业领域,一展平生所学,或徐图稻粱之谋的,已是幸运一族。


    对于许多不太走运的移民来说,不再能够吃上技术饭,或者,不再能够坐进明亮的办公室,如何生存和养家,立即成为严峻的问题。


    于是,我们看到了另一组移民风景:深入工厂到机器流水线上弄饼干压模具的,到赌场发牌到农场择菜的,半夜潜到各家餐馆杀蟑螂抓耗子的,或者,自闯天地开杂货店电脑店理发店的,又有中年返校当读书儿郎企图重新调整再出发……许多移民,不得不为基本的生活而转战。


    QQ截图20170211103047.png


    移友们,喜欢回首移民路。


    一个技术移民朋友,谈及移民得失时说,在他看来,到加拿大最大的好处,就是他的儿子不用“拼爹”了:“儿子可以在一个相对公平和有序的环境里,寻找自己的出路”。当然,这是相对的,他强调。


    而他自己,也可以“藉此逃掉负疚感”。儿子将来,“不必埋怨父亲没用,埋怨父亲手里没有一份权势或者成为一方土豪。”“这样,也让一份可贵的亲情,保持了它的纯洁性,避免被社会环境污染。”


    但一番移民生活,弱化了他过去的慷慨激扬。


    作为男人,他有养家糊口的使命感。在多伦多找不到工,他曾经西去阿尔伯特省寻工。为节省一点旅馆费,坐在埃德蒙顿的街头,在满天星斗下,思绪杂乱,吸了一晚上的烟。


    上面这个移友年轻些,还有心劲,去闯出一条未来之路来。而年龄相对较大的老高,却只想防守在已有的生活线上。


    老高,总是给人感觉他在努力挺直腰板,让人觉得他还手脚伶俐。但脚下,屡屡穿着沉重的劳保鞋(劳保鞋有铁片镶嵌,那是在工厂做工必须自备的),还是让他显得有些拖沓,毕竟已过六十岁的年纪。


    他曾是国内一家大型建筑设计院的建筑设计师,这说起来令他自豪。我们都替他可惜,说他错失了国内房地产经济的Gold Rush——淘金潮。黄金年代啊,那是最好的时代,实在可遇不可求。


    老高却洒脱地说,设计院的事,是十多年前的陈事了。“不提当年。我要面对的是当下。在加拿大工作才十多年,过去退休金积累的不多,政府给的退休金补助就会相应减少,这是关键。”


    只好在工厂“活到老,干到老了”! 他摊开粗糙的手,无奈地说着。听着这种耳熟能祥的旧话,我们都笑起来,一边想着如何说一点祝福他的话,让他感觉热乎些。


    我在一家眼镜厂的流水线上干过labor 。那个工厂,有七八个中国工友,包括清华毕业的,大家做着性质类似的工作。


    在机器流水线上,我使尽全力提取和放置制作眼镜的铁胚,还被印巴工头叫嚷“快点,快点”。而那时那刻,我觉得自己已经力气殆尽。(这么说,并非矫情)


    按照加拿大法律规定,每两小时,有15分钟休息时间。喝口水,填点肚子什么的,但我们又不能在车间干这些。所以,大家非常“警惕”,一到休息时间,马上放下手中的活,快速赶到吃东西喝水的地方,路上需要三分钟;热一下东西,需要一点时间;找位置坐下立即吃东西喝水,还没有等到消化的感觉上来,又得连忙赶回流水线。


    在那样的环境里,我的中国工友们,大家习惯了倒计时。还有三小时下班了,还有两小时,还有一小时……


    什么叫度日如年,就是这种现场的倒计时。


    为了一份温饱,我们成了工作机器,精疲力尽还不敢放弃。在加拿大的许多工厂,实际上许多移民成了现代工作制的奴隶,被现代化流水线绑架着。


    那时,我经常想到上海杨浦区纱厂的“包身工”, 夏衍描述的三十年代工场。


    我至今记得,一年夏天,在一家纸盒厂,一个南开大学高分子化学的研究生——她是努力奋斗的中国布依族女孩——对我说准备参加一个护士学校的入学考试,却因为在流水线送料时,中指没有及时收回,而被机器无情地碾断……


    我经常想,在工厂里,我看到了加拿大挣扎在生存线上的社会阶层,不幸他们大都是移民。


    他们拿最低的工资,工时保障、工作环境和福利待遇也不容乐观;繁忙的流水线,容不得人身和心灵的自由;文化背景观念身份异样纷呈,人际关系也缺乏西方文明所谓的尊重和尊严……过着最低微的人生,一不小心,还会失去安全和健康……


    我想,那里存在着另一个加拿大社会,主流社会永远看不到。


    我们的技术移民,因为加国市场的容量有限,或者,因为年龄,因为技术断层,因为运气,因为语言……许多人行走在职场和人生的边缘,生活产生很大变动,人生道路也由此变得非比寻常。


    被裹挟着走上移民路上的孩子们


    在移民路上,我看到了相濡以沫,一起勇敢面对新大陆的夫妻;也看到了在移民路上很多的劳燕分飞;更看到了那些家庭里的孩子们,他们被不同的家庭裹挟着,走上不一般的移民路。


    我曾经看过一段有关伊朗移民电影的文字和图片。一个伊朗小女孩被父母带到加拿大,站在雨天的窗口,想念远方的外婆,这给我很深刻的印象。


    一个小女孩,被父母带到外国,她跟母系文化断开以后,实际上跟过去的联系已细若游丝,非常脆弱。


    我们这样的成年人,还有朋友,高中、大学同学和单位同事等旧关系在那里搁着,可以随时畅聊,对加拿大喜笑怒骂,发泄感情, 或者,干脆走进到教堂,在那种屋顶下寻找新慰藉。


    可是孩子们,小小的年龄移民,遇上很大的事,实际上可以倾诉的对象很稀缺。而且,她们根本不懂得怎么寻求帮助。


    刚移民到加拿大,我的女儿想念外婆。可她也到了一定年龄,不想让外婆为我们担忧。另外,她自己心中也有很多的事。而那时候,我猜想,父母在她的心中,可能也不是什么好的聆听对象。


    一个傍晚,她站在阳台上问我,“中国在哪一个方向?” 我答:“在西边,太阳落山的地方。“太阳在加拿大落山了,就去了中国的天空”。


    自此黄昏时分,有那么一段时间,经常看到她站在阳台上,透过楼群,眺望西下的夕阳。余晖里,脸上有泪。


    孤独和寂寞,不是成人世界的专利。


    于是,她那时写日记,半掩着门写,诉说着小小的心事,写给远方的小表姐,一个尚处懵懂年龄,在遥远中国的小女生听。过去,她和这位小表姐,经常围着外婆的炉灶要好吃的。


    事实上,她唯一的倾诉对象根本就听不到。主动写日记,是为心中不能承受之负荷,寻找出口。那时,可惜没有微信这么方便的交流手段。


    于是,她想在同学间找朋友。如果有同学疏远了她,她放学后回家,会站在窗口,不时撩开窗帘,露出一丝缝,她在那一丝窗帘缝里,观看放学路过家门口的同学们,心神不宁地。如此敏感,其实反而更容易受到一些内伤,来自同龄人的。


    而移民生活的这些痕迹,多少刻在了她以后的性格和成长路上。


    又有一些孩子,在移民路上,还要亲眼目睹父母变成怨家路人。遭遇一场严重的家庭情感撕裂,可能遇到的心理问题和人生问题更多。


    我认识的一位熟人,一家三口从中国移民来加后,夫妻都曾在工厂努力做工。但不幸的是,夫妻都在工厂里先后受伤。因为生活的巨大压力,也因为他们的同学从劝慰者忽然变成了第三者,夫妻关系已到存亡之秋。


    在这么一个飘零的家庭里,在满头烦恼丝里,她的儿子还是很争气,顺利从大学毕业了。奈何加国容量有限,工作不是辗转难觅,就是三个月四个月的零时工。一切如此不顺利,让她青春正盛的儿子,再起心灰意冷之感。


    想到移民后丢失在中国的亲情,已经入籍的儿子,暗暗下定决心,他要回去,一个人回去,回到那出生的地方,回到童年温暖的中国,他要在那里工作和生活。


    记忆里的温馨和呵护,那是中国的长辈亲友们过去带给他的,一直萦绕着他,挥之不去。


    而他的母亲,却已觉得,回头路难走,因为现实明摆着。


    她如今,唯一可做的,是祷告。


    移民啊,移民


    有一年冬天的傍晚,我曾遇到一位铁路华工的后代。他还记得,当年祖先在加拿大筑过铁路,在落基山里风餐露宿。但谈起他曾经的故乡故土,他除了西式笑容,一脸惘然。


    那时那刻,我忽然也觉得一片迷惘。


    为了生活和希望,我们一步跨出,远渡重洋,移民他乡。从此,仿佛回头无路。


    而这一步,也把我们的后代,永远留置在一片不属于我们的土地上。


    那么,终有一天,我们的后代们,会与我们离开时的母国,在文化上彻底地断开。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移民客的旅程,是让自己的后代一步步消失母国记忆,文化上渐行渐远,最后失去归程的旅途。


    念此,不免若得若失,想起李煜的一句“起坐不能平”。兹以为文。


    微博@观察者网每月有不可描述活动,老司机请提高警惕⚠️
    转载规范请后台回复:转载
    合作/广告/投放/沟通
    pr@guancha.cn
    QQ 2920915625
    微信上看不到的,观察者网App上都有!
    如何获得?
    QQ截图20170211103026.png


    本文来自公众号:观察者网微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Sign in with facebook

    本版积分规则

    扫描关注泰国网公众号 更多惊喜


    Archiver|泰国网 ( 滇ICP备16005540号 )  

    泰国华人论坛提供的资源来源于网络,如果有侵犯您版权的文章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
    E-mail:admin@taihuabbs.com
    客服电话:02-6938559 业务电话:083-3994567 083-3995678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泰国华人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和泰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Copyright © 2008 - 2016 泰国华人论坛All Rights Reserved.
    收录查询
    今天是:|本站已安全运行了:
    |

    Powered by 泰国网

    GMT+8, 2017-4-26 10:1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